员工天地
宋晓妮散文《父亲》
时间:2019-07-31 点击量:358 单位:化工分188金宝搏官网在线 作者:宋晓妮 文章字符数:1750 分享到:

父爱如山,深沉似海,那是我写不出来的。我查遍了整个字典也找不到一个形容词来赞颂他,我只能用苯拙的笔迹去刻画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

1996年,我10岁,父亲42岁。也就是这个年份将我们一家从一个安逸的生活中过度到一个极为贫穷的地步。谁也不曾想到父亲那年做生意会赔,而且赔进去40多万。使人难以接受的一个天文数字在一刹那见犹如一座大山似的压在一个普通且毫无准备的农民身上。在一夜之间,父亲的头发由黑变白,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40多万对于一个没有固定收入的农民来说是何等的可怕。所有的人几乎没有人认识我们这家人了,人们见了我们像躲瘟疫似的躲着我们,因为他们怕受到牵连。年底了,家里能被拉走的东西早以被拉光了,生计都成了问题。可身欠巨款的父亲仍没有忘记从"牙缝"中为他的女儿"挤"出一套新衣服。大年三十,当别的家庭都沉腻在欢声笑语中时,家里却被讨债的围了一圈,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我当时被惊吓的不知所措哇哇大哭起来,父亲蹲下用力握紧了我的手,嘴唇微微的动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泪却从他的眼角滑落……在那个最艰难的年月里,父亲并没有倒下,而是坚强的挺了过来。他不敢倒下,因为他肩上的担子太沉、太沉。他不仅要扮演好一个儿子的角色,而且要扮演好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的角色。1996年,永远的1996年刻在了我心里。我不会忘记在那艰难的日子里身欠巨款的父亲办置的唯一年货:一件给女儿的新衣服。更不会忘记我坚强的父亲眼角滑落的泪。

最艰难的岁月里,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农民父亲硬是咬着牙、挺着身子将我们全家慢慢的带离了苦海。

2006年,我20岁,父亲52岁。负债早已还清,家中的日子在父亲忙碌的奔波中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不知在这十年的岁月了,父亲在商场中洒下了多少辛酸的汗水,挺过多少苦难的日子。只是清楚的记得在这十年中,我和父亲同餐的次数可以数得清,话也少的可怜。总是自私的以为习惯了忙碌的父亲,早已忘记了应该给我的父爱,自然父女间的感情也淡了许多。他常常离家半个月我也不会想起他,只是口袋没钱了,才会将他记起。

2006年,父亲将生意地点迁至陇县。国庆节时,因人手不够,父亲让我过去帮几天忙。说好他骑车带我去的,可那天早晨天却阴了下来,父亲也突然的改变了注意。他让我坐车去,他说下午再去。我虽然是一百个不乐意,但还是跟他去了车站……车行至千阳岭附近,下起了大雨。我实在闷的慌,便挪到靠窗的位置。透过玻璃向下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却吓得我心差点跳出来。车原来一直在绕山走,在不到五米宽的泥沙路上,一边靠山,一边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谷。我坐在只有四个人的空车上,只觉得喘气都难。因为一直在上坡,车行的很慢。可我却怕的要死,脑中不停的出现各种各样的想法。突然间,司机来了句:"不要命了,大雨天在这骑车。"我随着司机的骂声很不经意的向后看了一眼,从眼角的余光中觉得那个骑车的人有点熟悉,但我根本没时间去想那个人。我此刻只盼着车早点驶出这鬼地方。在惊慌与担心中,车终于驶向了平坦大道。而此刻我的心里也踏实了许多。看到大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时,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余光中熟悉的骑车人。我忙奔到最后一排跪在座位上向后看,那个和车保持一定距离的人竟然是父亲。当时只觉得有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全身冷的打颤。想喊,却喊不来,嗓子好象有什么东西被堵住了。看着雨中骑车的父亲,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那是在我心中堆积已久的情感发酵出来的酸楚和苦涩,深深的刺痛了我自私而又柔软的心。父亲明知下雨,却还跟在车后;父亲明知有危险,却还要跟在车后;父亲明知路滑,却还是跟在车后……原因只有他这个自私的女儿知道,因为他心中放心不下我。我在他的心中永远也长不大,他是我的守护神。而我,他的女儿正是他要守护的那个小天使。而此刻雨中的父亲却不知,当他担心他的女儿有危险时,他坐在车中的女儿却从没想过他的父亲,只是一味自私的为自己的安危着想……

父爱,平凡中孕育着伟大,简单里透露着深情,默默间却充满着热情。相信在这个世界中我会遇到数不清的爱,数不清的感动。然而,有哪一种爱能超越我平凡而又普通的农民父亲默默给我付出的爱呢?在以后,不管我的人生坐标有多高,我想都不会高出那份沉甸甸而又默默无言的父爱。

编辑:李建军


上一条
2019-07-31
马巧云散文《故乡,远方》
下一条
2019-07-05
高婷散文《夏夜情怀》